法律顾问网欢迎您访问!法律顾问网力图打造最专业的律师在线咨询网站.涉外法律顾问\知识产权法律顾问\商务法律顾问 法律顾问、委托电话:13930139603,投稿、加盟、合作电话:13932197810 网站客服:点击这里联系客服   法律文书 | 在线咨询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关键字:

律师咨询电话13930139603

首 页 | 法治新闻 | 民法顾问 | 刑法顾问 | 普法常识 | 法律援助 | 社团顾问 | 商法顾问 | 律师动态 | 公益讼诉 | 执行顾问 | 经典案例 | 法律法规

国际贸易

知识产权

税收筹划

公司事务

土地房产

建筑工程

合同纠纷

债权债务


劳动争议


医疗纠纷


交通事故


婚姻家庭
商法顾问 国际贸易 | 银行保险 | 证券期货 | 公司法律 | 司法鉴定 | 合同纠纷 | 网络法律 | 经济犯罪 | 知识产权 | 债权债务 | 房地产  
公司债务  
侵权责任请求权与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的关系
作者:赵丽娜律师编辑   出处:法律顾问网·涉外www.flguwen.com     时间:2011-04-07 14:04:00

摘要

    侵权责任(损害赔偿)请求权与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的关系应当在“债”的体系中展开,债的概念是二者关系研究的逻辑起点。在承认非给付不当得利的基础上,侵权责任请求权与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会发生关联,对两者关系的理论和立法存在三种观点。从比较法的经验与我国目前的理论与实践来看,我们应当坚持竞合肯定说,这种竞合应当是“请求权竞合”而非“选择性竞合”。承认二者竞合应以肯定两种制度的独立性为前提,两种制度应各自严守本分和其构成要件,实现制度的衔接与协力,既不缺席也不越位。但我国立法和司法解释中极少量的“请求权越界”问题可以作为例外存在,不会对两种请求权独立性产生较大冲击。

正文

    科学合理的立法必以理论研究的成熟为基础。民法是权利法,民法体系实际上就是一个权利系统。为实现权利,或为维护权利之圆满状态,“权利均具有或可发生一定的请求权”,是故,“请求权可谓是权利作用的枢纽”。
    可以说,民法体系也就是由一系列请求权所组成的一个请求权系统,而司法也正是循“请求权规范基础说”运作的。因此,在民法典立法中,理论界不仅应当对于各种请求权内部构成进行研究,而且必须对相关请求权之间的关系做出厘定。在当前的侵权责任法立法与司法实践中,侵权责任请求权与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之间关系研究虽然不若物权请求权与侵权责任请求权热门,但对侵权责任请求权与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关系所持的不同立场,仍然会决定组成民法这一系统的各请求权要素在立法结构上的不同安排,而此种不同的结构安排直接影响民法典的整体规范功能。本文试图对侵权责任请求权与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之间的关系进行研究,以期为目前正在起草的侵权责任法及民法典其他部分的设计提供某些建设性的意见。 
    一、“债”的概念:二者关系研究的逻辑起点
    传统民法中,侵权行为、不当得利连同契约和无因管理均为债的关系发生的原因。针对传统民法上债的体系,王泽鉴教授曾指出,“关于契约、无因管理、不当得利及侵权行为的指导原则、社会功能以及构成要件各有不同,不足以作为共同构成因素。其构成债之内在统一性的,乃其法律效果的相同性。易言之,即上述各种法律事实,在形式上均产生相同的法律效果:一方当事人得向他方当事人请求特定行为(给付)。此种特定人之间的请求特定行为的法律关系,即属债之关系。” [1]传统民法中债的体系正是基于各种债的发生原因建立起来的,各种债的发生原因都在形式上产生相同的法律效果,即一方当事人可以向另一方当事人请求为特定的行为,此种特定人之间可以请求特定行为的法律关系被抽象为债的关系。基于债的发生原因建立债法体系,其最突出的优点是此种模式为各种债确立了适用的一般规则。
    不当得利是债的发生原因。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发端于罗马法上的“返还诉权”,该诉权以请求给付特定债之标的物为内容,属于“准契约”的一种。经过漫长的演变,返还诉权于近代发展为概括性的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并得到各国法律普遍承认。“民法上很少有一种制度,像不当得利那样,源远流长,历经两千余年的演变,仍然对现行法律的解释适用具有重大的影响。” [2]虽然各国的不当得利制度无论是在宏观体制上,还是在微观规则上均存在差别,但有一点是共同的,它们均被作为引起债发生的一种法律事实。债的发生原因不一,有基于行为、有基于行为外的事件。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的发生系基于“无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他人受损害”的事实(事件)。因不当得利,在受损害人与得利人之间产生债权债务关系,受损害人可以请求得利人返还其获得的利益,受损人为债权人,得利人为债务人。但在传统民法中,“由侵权行为及债务不履行所生之损害赔偿责任,虽合称为民事责任,但通常所称之民事责任,则多指侵权行为之责任而言。” [3] 这说明,传统民法中的民事责任包括债务不履行责任和侵权责任,有时甚至成为侵权责任的专称,但无论范围多大,“责任”只指损害赔偿,对应的请求权仅为损害赔偿请求权,此时责任与债的指称范围一致。
     “……不当得利法的规范目的乃在于取除'受益人'无法律上原因而受的利益,而非在于赔偿'受损人'所受的损害,故受益人是否有故意或者过失,其行为是否具有可资非难的违法性,均所不问。” [4] 由此,不当得利返还并非“对民事义务的违反所产生的不利后果”,其不应属于民事责任而仅仅属于债的关系范畴,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仅为债权请求权。某些学者亦将不当得利称为“不当得利责任”实际上并不十分确切。传统民法中侵权损害赔偿责任为财产责任,又属于债的范畴。正是在债的关系的旗帜下,在债的共同规则下,基于侵权发生的债,即损害赔偿之债,与不当得利之债的关系才具有了关系展开的基础。传统民法中“债”的概念的意义在于,其概括了各种债的形式的共性,并抽象出其一般规则,不仅使除合同和侵权之债之外的债的形式有所依归,而且因为债的一般规定适用于各种债的形式,从而避免了对于各种债的形式均规定一般规则所产生的重复;尤其是债权制度的设立,沟通了票据法、破产法、保险法等民事特别法对民法一般规则的依存关系,并为这些民事一般法确立了适用的一般性规则。 [5] 由此,“债”的概念之存在是侵权责任请求权与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关系研究的逻辑起点,当前民法典立法中部分学者主张取消“债”的概念以及债法通则的观点并不恰当。 
    二、二者关系的比较法考察 
   古罗马法认为,如果有人误认为对他人负债而对非债进行了清偿,法律应当帮助他使财产重归于他。此时如果他仍为所有权人,显然他可依物上请求权之诉予以恢复,但是,如果受领人已取得该物的所有权时,就要求有特殊的请求权予以救济。于是罗马人创造性的发明了请求给付之诉这一补偿请求权,这就是现代法上不当得利制度的原形,它与物权问题相联系。罗马法将债的发生原因分为契约、准契约和私犯。所谓准契约是指一方的行为并未得到他方的同意,不构成契约,但若该事实不违法,应衡诸公平原则与公序良俗,赋予其发生与缔结契约相同的法律效果。不当得利正是从属于准契约的一个范畴。对不当得利的救济方式,罗马法有“返还不当得利之诉”。它们分别是:(1)因给付的要求返还之诉;(2)错债索回之诉;(3)因受讹诈的要求返还之诉;(4)狭义的“返还不当得利之诉”和“返还无债因给付之诉”。 [6] 但是,罗马法当时仅依不当得利发生的原因承认个别诉权,尚无统一的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并且,罗马法只承认“给付不当得利”这样一种形式的不当得利。在这种背景下,不当得利与私犯(侵权行为)、准私犯(准侵权行为)不会产生多少关系。“不当得利制度在一些方面与侵权行为法相交叉,它们发生于某人未经授权(不以可归责的方式为必要条件)介入他人之权利并进而获取利益之情形,但是不发生于某人错误的相信他是在履行合同债务而且必须回到其初始状况的情形。” [7] 在现代民法逐渐认可了“非给付不当得利”特别是权益侵害性不当得利后,侵权赔偿请求权与不当得利返还才有了正面交锋的阵地。各国立法中侵权责任请求权与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的关系也是在侵害权益型不当得利中得到了充分的展现。
    (一)法国 
    1804年的《法国民法典》基本沿用了罗马法关于准契约的立法,未就不当得利设一般规定,仅就非债清偿以两个条文设特别规定:“因误解或故意受领不当受领之物的人,对给付人负有返还其受领之物的义务(法国民法典第1376条)”。“因误解而认为自己负有债务并且进行了清偿的人,有权请求债务人返还。但是,前述情形,如债权人在清偿之后将证书毁弃,进行清偿的人向债权人请求返还的权利即告停止,但对真正的债务人有求偿权(法国民法第1377条)”。法国民法将非债清偿与无因管理列入准契约中,称不当得利为“不正常的无因管理”,未形成独立的不当得利制度。法国民法有关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的适用规则是由学说与判例创立的,如:  [8] 
    (1)“只有当一个人无正当原因而获得财富利益,且此种财富利益的增加有损于另一个人的财富利益,而该另一个人要想取回其应得的财产,又不享有因任何合同、准合同、侵权行为或准侵权行为产生的诉权时,才准许提起返还财产(返还不当得利)之诉讼,并且提起此种诉讼的目的不能是为了逃避法律对特定合同明文规定其效力的规则”(最高法院民事庭,1915年3月2日);
    (2)“只有原告不能提起其他任何诉讼时,才准许以不当得利为依据提起诉讼。如果原告是因为诉讼时效已过、丧失权利,或者因判决事由已产生的既判力,以及因不能提出任何证据或者其他任何法律上的障碍而不能提起诉讼时,尤其不准许以返还不当得利之诉来代原来不能提起的诉讼”(最高法院第三民事庭,1971年4月29日);
    (3)“不得以提起'返还不当得利之诉'来替代遇到法律障碍的另一诉讼”(最高法院商事庭,1995年5月16日)。
    由此看出,虽然法国民法中不存在不当得利的一般规定,但学说和判例所创立的不当得利制度包括了给付型(非债清偿)和非给付型(权益侵害型),且在适用上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居于较其他请求权次要的地位。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只有在没有其他请求权存在的情况下,才能适用。因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相对于其他债权请求权仅居“辅助性”地位,在侵权或准侵权行为使加害人获利并致受害人财产性损害时,应当首先依据侵权责任请求权,只有侵权责任请求权不成立时才可诉诸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并且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不适用于其他本来可以主张的请求权遇到障碍的情形。
    (二)德国
    《德国民法典》第2编“债法”第7章第26节规定了不当得利制度。不当得利之债在《德国民法典》中被区别分为给付不当得利与非给付不当得利两种类型。给付不当得利是指欠缺给付目的而受有利益并致使他人受到损害,应当返还其利益。相对于给付不当得利,非给付不当得利一般是指因给付外事由所生之财产变动,即当事人之间的财产变动并非出于受损方有意识的、基于一定目的的行为。非给付不当得利由《德国民法典》第812条第1款后半部概括规定:以其他方式致他人受损害而获利益者,负返还义务。在非给付不当得利下,产生侵权责任请求权与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的关系问题。非给付不当得利可分为以下3种基本类型:权益侵害不当得利、支出费用不当得利、追索型不当得利。其中,支出费用不当得利是指非以给付的意思,于他人之物支出费用,如误他人房屋为自己房屋而为整修,该类型在实践中案例可谓少之又少,有学者不无幽默地说:“要想证明求偿不当得利有用武之地,我们可得瞪大眼睛,再带上放大镜才行。” [9] 追索型不当得利的适用范围也比较狭窄,主要用于第三人不具备委任、无因管理或其他法定求偿要件,而代替真正债务人有效地向债权人给付,则第三人可向真正债务人追索,请求其返还不当得利的情形。所以,权益侵害不当得利是非给付不当得利类型中的最为重要的一种。“在此情形,不当得利是由此而产生的,即得利之人通过自己的行为谋得一项财产利益,而这项财产利益依据权利或依据其他的利益保护规定是属于一个另外的人所享有的。” [10] 它的提出,扩大了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的适用范围,强化了对权益的保护,对不当得利制度的发展具有重大意义。违反法秩序所定权益归属而取得利益的,欠缺法律上原因,应成立权益侵害不当得利,在这种情形下可能成立侵权赔偿请求权与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的竞合。
    德国法上因为发展出来了独立的“非给付不当得利”,特别是权益侵害不当得利,使得侵权赔偿请求权与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的竞合成为了可能。这种可能性因有着确定立法支持而成为现实性。《德国民法典》第852条前段规定,“赔偿义务人以侵权行为使受害人蒙受损失而自己取得利益的,在因侵权行为而发生的损害的赔偿请求权完成消灭时效后,赔偿义务人也依照关于返还不当得利的规定负有返还的义务”。显然,在权益侵害同时构成不当得利时,请求权人可以基于请求权竞合享有选择权。德国判例也认为,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可以与其他请求权并存而由权利人选择行使。
    (三)评价
    由对大陆法系两个最为重要国家不当得利的比较考察我们可以知道,在侵权赔偿请求权与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的关系问题上,有两种对立的观点: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辅助说与竞合说。前者以法国法为代表,后者的代表是德国法。学者认为法国法采纳辅助说原因在于其缺乏不当得利的一般性规定,特别是仅具有非债清偿规定,不当得利制度系由学说及判例形成,适用范围未臻明确,采纳辅助说在于防止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适用范围过于扩大致使其他制度丧失其